两箱衣、父母情

发布时间: 2020-03-17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 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

  0℃对于湖北咸宁的朋友来说可能是冬日里比较常见的温度,但对于拥有“春城”之称的昆明,这温度听上去很冻手,至少能让妈妈逼你穿上秋裤。

  “妈,这条不要了!”“带上,万一换不过来,也能撑两天”,妈妈从柜子最底层翻出了我嫌难看而藏起来的秋衣秋裤,硬塞进我的箱子。看着妈妈充满血丝的双眼眼神执着而坚定,这一次我实在不忍心拒绝……许是一晚没睡,盘算着要给我带什么吧。

  接到湖北咸宁出征令的时候,我征求家里的意见。爸妈没有医学背景,他们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认知,更多的是严重、死亡率高,但是那句“可以不去吗?”他们始终都没有说出口,代替的是“那里温度怎么样?现在去买衣服还来不来得及?”看上去,爸妈显得有些慌张,不知道现在还能为我准备什么。

  妈妈非要和我一起收拾行装,爸爸则是站在一旁,时不时地插两句“带上吧,万一用得到”“听你妈的,对,那个也带上”。这一次,我没有拒绝他们老两口。我知道他们不会阻拦我前去,收拾行装是他们唯一能为我做的,至少可以缓解他们的焦虑和担心。临出门前,妈妈还在懊恼没有买厚一点的衣服,爸爸则在一旁交代我“要听领导的话,和同事要互相帮忙”。在他们的认知里,对出征女儿最好的呵护或许就是多带点御寒的衣服。“别担心,冻不着,一点都不危险,好几个同事一起去的”。我头也不回地走了,担心看到爸妈的泪花,我也会忍不住落泪。

  上面是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第三批援鄂工作队的一员,来自性病艾滋病防制所的美女博士王晓雯的自述。采访她的时候,她笑着和我聊出征前的琐事,但眼角始终湿润润的。当我问她叔叔阿姨最担心你什么的时候,她说“担心我冷呀,因为我很怕冷”。

  医务人员的父母和大家的父母一样,也会担心,也想说“能不能不去?”但他们终究不会说,而是默默地以他们的方式做好准备。不是因为他们特别伟大,只是因为他们的孩子是觊发k8人!(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  蔡永年撰稿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